王熙凤给袭人灰鼠皮大衣,李纨摸平儿衣角,贾府涌动的暗流很可怕

王熙凤给袭人穿灰鼠皮大衣,李纨摸平儿衣角,贾府不易察觉的心机

如果要让你选择做朋友,王熙凤、李纨和袭人三人,你最先断交的是谁?相信很多人首先选择与袭人断交,其次是李纨,而那个赫赫扬扬的凤姐,到成了最后保留下来的朋友。

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荣国府大观园就是一个女人的江湖。贾家出类拨萃的智者,带刺的玫瑰探春发自肺腑地吼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得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探春振聋发聩地说出来的,让贾家一败涂地的,自杀自灭的力量是什么?其实就是袭人身上不起眼的性格:争荣夸耀。

《红楼梦》是一部大悲剧,曹翁的高明之处正是从每个人人性的角度探究个人悲剧产生的源头,曹翁称为“痴”、“病”。

李纨、袭人和王熙凤三人,无论是正册还是副册,都入了薄命司,她们三人的“痴病”其实都一样,正是争荣夸耀四字。而这种病虽然在她们的身上体现得各不相同,但正是这种看上去无伤大雅的性格之病,造成了她们人生中不能承受的切肤之痛。

而这种病,无论古今,人人都易沉迷其中,以古鉴今,贾家的人性悲剧不要再上演,这是今人读《红楼梦》一个重要的课题。

贾门少奶奶摸管家丫头衣角:不顾体面还是另有所图?

李纨也被列入薄命司,很多人是不理解的,因为从她的判词里看,她可能是贾家败落后,为数极少的又重新获得富贵的贾家人。

但曹翁还是将她列入薄命司,唯一的理由是,他的儿子贾兰虽然获得了富贵和高官厚禄,但最终却英年早逝,死在为功名拼杀的战场上。

贾兰的这种悲惨结局,对年纪轻轻就守寡的,一生以子为希望的李纨来说,无异于是最大的打击,但贾兰的悲惨命运,曹翁实际上早有暗示:都是李纨一手造成的。

李纨在贾府虽是一位寡妇奶奶,但地位并不低,她是荣国府当家人贾政的长房儿媳,如果不是贾珠早死,她应该就是贾家着力培养的新一代接班人。

想必当初,李纨骨子里也是一位很能干的女子,要不然,贾政、王夫人也不可能给长子选这门亲事。

但是贾家的下人兴儿却说,这位大奶奶如同一尊菩萨,第一个大善人,问事不知,说事不管,她在荣国府树立起来的公众形象就是:不争不抢,没有欲望。

按说,这样的李纨,对儿子又一心一意地着力培养,贾兰命丧战场的命运,怎么可能是她造成的呢?曹翁通过一个细节,让人看到外表不争不抢的菩萨面孔下,李纨的真面目。

第三十九回螃蟹宴,平儿来要螃蟹,李纨强行留下平儿不让她走,坐在平儿身边一直在衣服上摸来摸去,弄得平儿都不自在起来。

那么,李纨摸来摸去在摸什么呢?是钥匙。

李纨还开玩笑说:“什么钥匙?要紧体己东西怕人偷了去,却带在身上。”

李纨的这一通操作,于她少奶奶的身份十分不得体,甚至不顾体面。那么李纨为何在喝了酒后,竟然作出和平时完全相反的举动呢?兴儿嘴里问事不知、说事不管的大菩萨,为何如此失态?

其实,李纨的这些举动恰恰暴露了,她并非是一个不争不抢没有欲望的人,相反,她把自己的欲望都藏了起来,她的处境让她把对富贵和权力的欲望隐藏起来,暗中一直在使劲。

她对贾兰的学业抓得很紧,在贾家子弟吃喝玩乐时,李纨给贾兰灌输的一直都是上进上进,追逐富贵和权势,希望母凭子贵,扬眉吐气。

最终,贾兰不负众望,在贾家被抄家,贾家子弟都飘零流落时,他突出重围,出将入相,威赫赫爵位高登,不过最后落得个昏惨惨黄泉路近的下场。

李纨的争荣夸耀的好胜之心,在贾兰心中扎下种子,为富贵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赫赫扬扬王熙凤:好胜之心激起嫉妒之意,给女儿斩断富贵路

王熙凤是贾家两门中最讲究体面,好胜之心最强的人。这种性格让她树敌无数。

根据判词,王熙凤最后被贾琏休了,这本无可厚非,凡人做事,都要自食其果。但最可悲的是,她无辜的女儿巧姐,险些被狠救奸兄卖入烟花之地。

其实,在王熙凤陷入困境后,有一个人是可以救她的女儿巧姐儿于水火之中的,她就是李纨。

但李纨没有伸出援手解救这个孤女,为什么?当然是王熙凤风光时目中无人争强好胜,把本来属于李纨的管家奶奶之位抢了过去,还处处要压李纨一头。

在王熙凤风光时,李纨心中有恨但也无可奈何,但在王熙凤落魄时,让她伸手帮助凤姐的女儿巧姐儿,她的冷血也在情理之中。

王熙凤为了在众人之中拔尖要强,把自己的私房钱都陪在了里面,她费尽心机在为荣国府续命,但到头来没有人看到她的好,反而把她恨入骨髓。最终,她为这个争荣夸耀四字,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代价。

这种争荣夸耀,其实还有一个通俗的词叫“窝里斗”,这争抢之心争抢之举,正是探春所说的“自杀自灭”起来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在贾家处处存在,盘根错节,如蛀虫一样,不必外人攻击,自己就把赫赫扬扬的两座国公府啃噬得满目疮痍。

准姨娘袭人的争荣之心:掩藏在忠厚之下的背叛者

俗话说: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在贾家这个人员复杂的家族里,除了主子之间的暗地较劲外,在丫头仆人中,这种争荣夸耀之心,一点都不比主子之间的少。相反,因为地位低下,她们要想获得人上人的地位,往往扭曲了人性向上爬。

袭人是大观园的丫头里第一个贤人,忠厚、谨言、慎行,贾母称之为“锯了嘴的葫芦”。不过这只是袭人表面的形象,是她在人前树立起来的形象。

私下里,袭人可以为了姨娘之位向王夫人靠拢,做对不起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贾母的事,以牺牲黛玉的名节,向王夫人递投名状。

可以得了新主子宝玉,就把原来亲密似姐妹的旧主子史湘云忘在脑后。

袭人的伪装,正是她深谙大宅门里的生存法则,她知道好强树敌,而她自己的身份,是从外面买来的丫头,在贾家仆人中,根基也是最弱的,她树不起敌,因此只有勤谨小心,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

但袭人的争荣夸耀一点都不比别人少。袭人母亲病重,王夫人赏她回门看望,王熙凤让她穿戴颜色衣服,包袱要好的,手护要好的,还要八个管家娘子两辆车跟随送回家。

临行,王熙凤还要专门给袭人一件灰鼠毛的大衣披上,宛然是主子姨娘的打扮。

这时应该是袭人最风光的时候,而彼时,晴雯正卧病在床,不久就被王夫人从病床上拖出了大观园,死在了表哥鲍二家的破烂病床上。

袭人的争抢夸耀及“努力”为她的人生增加了助力,让她避免了晴雯一样的悲惨下场,但最后袭人还是被迫离开宝玉,改嫁给了蒋玉菡。不过,从袭人的判词及图画上看,一束鲜花,一床破席,袭人最终的结局荣华富贵都没有得到,所以也入了薄命司。

曹雪芹说,他的《红楼梦》无关风月,大多都是着笔女性群体,但是他的大手笔正是从贾家后宅的明争暗斗暗示贾家这种大家族败落的根本原因:争荣夸耀,窝里斗,这是一个家族家风不正的最大毒药,无论古人还是今人,都要警惕这种不易察觉的祸胎。

不过从做朋友的角度来说,李纨、袭人这种表面贤良,背后冷漠和背叛的行为,王熙凤这种爱憎分明的作风,倒是更容易让人亲近,不是吗?

开卷有益,原创不易。

每一篇文章都是作者用心写成,感谢大家订阅专栏,阅读完整内容。如果喜欢,欢迎转发和评论,留言或私信互动。

也许你还喜欢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传统百货业

作者 | 怀旧时光的书店(孔网店铺:怀旧时光的书店)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悦读月享”主题读书活动专栏(第三

导语 为丰富“书香福彩”品牌内涵,营造“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浓厚氛围,山东省福利

中国水下考古事业,是被一个英国人给

导读:日前,一段水下考古工作者为致远舰立碑放花的悼念视频引发关注:黑暗的海水里可以看到

《庆余年》获白玉兰“最佳编剧奖”

8月7日,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绽放”颁奖典礼在上海举行。获得五项提名的国产剧《庆

书盖藏书章,是爱书还是毁书?

作者 | 萬葉堂主(孔网店铺:万叶堂)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丹总最近频频上演大手笔,

李敬泽:写诗是人最纯真的“活动”

本文转自《解放军报》 一篇文章中,海德格尔这样说道:“1799年1月,荷尔德林在给他母亲的信

科学家修改斑马鱼的单个基因 使鱼

据外媒报道,本周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科学家们以变异为目的进行了一项实验。在实验中

看了一万部青春片,它依然是当之无愧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某一个下午, 斯蒂芬·金坐在缅因州的家中,正在构思自己的下一本小

黎巴嫩爆炸灾难中的“希望之光”

贝鲁特爆炸中感动世界的照片【黎巴嫩爆炸灾难中的“希望之光”】8月4日傍晚,黎巴嫩发生

《庆余年》摘得白玉兰,王启年拿到最

2020年8月7日晚,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上海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