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就拦不住啊!3000多人都想到奥陶纪“跳崖”

万众瞩目的奥陶纪第三届国际极限挑战节还有两天就要正式开跳了,不少参与者正从四面八方赶来……

记者了解到,截止报名结束,主办方共收到3000余人次报名,许多人毫不掩饰地表达对奥陶纪和极限运动的爱。他们为何喜欢奥陶纪?为何如此追捧极限荡绳?让记者为你揭开谜底。

奥陶纪“死忠粉”

不想错过它的每一个项目

自梦幻奥陶纪特有的悬崖高空游玩项目火遍全网后,每年都有数百万来自全球的游客蜂拥而至,惊险刺激的悬崖项目为奥陶纪培养了一群“死忠粉”,罗小波就是其中之一。“我从遵义到奥陶纪,往返一次需要7小时,而我愿意一周来两次,这足以证明我对它的喜爱了吧。”罗小波笑着说。

2019年,罗小波通过某短视频平台,了解到奥陶纪这个世界高空项目打卡聚集地后,立即驱车前往,“我本身就很喜欢刺激的娱乐项目,奥陶纪太对我胃口了!但是因为距离太远、项目太多,我工作上又有其他安排,所以第一次就没有把项目打卡完。”罗小波说,当他回到家后,遗憾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他迅速作出安排,再次前往奥陶纪,而这次出行距离上次不到一周时间。“大摆锤,悬崖秋千……每个项目都让我有全新的体验,路程再远,为了奥陶纪我都觉得值!”

如果说罗小波对奥陶纪是一见钟情,那秦忠义对奥陶纪则是爱得深沉。挑战节报名通道一开启,秦忠义就向主办方投送了小作文般的申请理由,讲诉了他在奥陶纪发生的点点滴滴,“奥陶纪离我家很近,我常常和朋友结伴前往,为了玩上大摆锤,我能坚持来三次,也不辜负我对奥陶纪的喜爱了。”

如今秦忠义已经参加工作,选择的工作地点离奥陶纪更近,一有空闲,奥陶纪就是他出行的第一选择。他常常带着不同的朋友去感受奥陶纪的魅力,“最近我听说园区有了新项目,正准备周末过去打卡呢!”

(往届极限荡绳资料图)

生活有压力

奥陶纪是他们的“解压神器”

生活中,有谁不是背负着沉重继续前进呢?只不过,有的人在前进中被压垮,有的人则千方百计寻找着释放沉重的方法。

而奥陶纪作为世界高空项目打卡聚集地,每年来此宣泄压力的人不计其数,远在浙江丽水的刘威炜也对它“种草”已久。作为一名辅警,乡下派出所的琐事磨砺着刘威炜的耐性,但每次极限运动后,心跳加速的快感,让他对生活充满了激情。高空跳伞、滑翔伞、27km泥泞赛……一项项惊险刺激、挑战极限的运动是刘威炜的心头好,“极限运动就像是我的‘加油站’,玩儿过之后,就又有动力向前。”

“我从来没出过省,但奥陶纪一定要去玩一圈。”刘威炜笑着说,“六月份我看到极限挑战节的活动,立马就报了名,看能不能圆我一个梦。后来我了解了一下,蹦极和荡绳完全是两个概念,而且这活动属于国内首创,从300米的高空一跃而下,这感觉很令我心动。”

对IT男张良来说,事情多、压力大的日子,全靠极限运动来解压。“我是一名网络工程师,平时事情多、工作压力大,朋友们便邀请我去温州的景区玩网红秋千解解压。” 张良说,当时他对高空项目不太了解,就抱着新鲜感尝试了一下,结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它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刺激感,让我积压了太久的负重心理得以释放,人也变得更加开朗了。”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想参加极限荡绳时,张良提高了语调:“从300米的悬崖边跳下去,感觉什么烦恼都抛之脑后了,这才是我一直想要的‘解压神器’。”

(往届极限荡绳资料图)

人生第一次

用极限荡绳迈进人生新阶段

想打卡奥陶纪,是对极限项目的一种喜爱,想挑战极限荡绳,那一定得有足够的勇气,而这个从来没玩过极限运动的18岁女孩,竟一眼爱上了奥陶纪的极限荡绳。

“我学习民族舞10年了,很多人见我第一面感觉是柔柔弱弱的,但实际上我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周慧笑着说,或许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她对能够挑战自我的项目都充满期待,“因为年龄问题,我没玩过极限运动,但是游乐园那些刺激的项目能玩的我都去挑战了,心里对极限运动充满向往。去年看到极限荡绳的视频后,立马被奥陶纪圈粉了。高考后,我也将开启人生的新阶段,所以想挑战一下自己,为大学生活壮壮胆,同时也是送给自己的18岁礼物,我很希望人生的第一次极限运动能在奥陶纪完成。”

今年刚满18岁的汪文杰,也想送自己一份特别的成人礼:去奥陶纪“跳崖!”实际上他去年已经获得了第二届挑战节的“跳崖”资格,但因未满18岁,与极限荡绳失之交臂,“今年我希望极限荡绳成为我十八岁成人礼的点睛之笔,助我迈进人生新阶段,让未来的我永远都怀揣勇气!”汪文杰说到。

如果你追求刺激,喜欢心跳加速的感觉,奥陶纪是你的不二之选;如果你也认为平凡生活需要加点乐趣,奥陶纪独有的高空悬崖项目一定能让你享受到极致的快乐;如果你的生活需要勇气加持,那么极限荡绳将成为你迈入人生新阶段最好的助推器!奥陶纪第三届国际极限挑战节倒计时两天,你准备好了吗?

(往届极限荡绳资料图)

温馨提示,奥陶纪从2020年7月31日起每晚19:00正式开放夜场,夜场将免费开放所有儿童项目,也将开放欢乐大世界(剧场)、梦幻冰雪王国,让山中避暑的朋友享受愉快的夜生活!

上游新闻记者 郑佳奇 余小凤

也许你还喜欢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传统百货业

作者 | 怀旧时光的书店(孔网店铺:怀旧时光的书店)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悦读月享”主题读书活动专栏(第三

导语 为丰富“书香福彩”品牌内涵,营造“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浓厚氛围,山东省福利

中国水下考古事业,是被一个英国人给

导读:日前,一段水下考古工作者为致远舰立碑放花的悼念视频引发关注:黑暗的海水里可以看到

《庆余年》获白玉兰“最佳编剧奖”

8月7日,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绽放”颁奖典礼在上海举行。获得五项提名的国产剧《庆

书盖藏书章,是爱书还是毁书?

作者 | 萬葉堂主(孔网店铺:万叶堂)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丹总最近频频上演大手笔,

李敬泽:写诗是人最纯真的“活动”

本文转自《解放军报》 一篇文章中,海德格尔这样说道:“1799年1月,荷尔德林在给他母亲的信

科学家修改斑马鱼的单个基因 使鱼

据外媒报道,本周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科学家们以变异为目的进行了一项实验。在实验中

看了一万部青春片,它依然是当之无愧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某一个下午, 斯蒂芬·金坐在缅因州的家中,正在构思自己的下一本小

黎巴嫩爆炸灾难中的“希望之光”

贝鲁特爆炸中感动世界的照片【黎巴嫩爆炸灾难中的“希望之光”】8月4日傍晚,黎巴嫩发生

《庆余年》摘得白玉兰,王启年拿到最

2020年8月7日晚,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上海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