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每日热点新闻

2020年 造车新势力们还好吗

汽车资讯2020-05-21 15:11:27 互联网未知

有人销量逆势上涨 有人濒临出局

2020年 造车新势力们还好吗

进入5月,造车新势力依旧不缺话题。5月初,新势力中的“顶流”——蔚来汽车,宣布其4月新车交付量实现同比、环比双增长,已连续两月交付量环比翻番。但另一边,天际汽车却被曝出欠合作方费用3000万元。

从去年开始,不少造车新势力企业已经陷入了交付困难、融资困难的窘境。今年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又令这些企业的生存环境雪上加霜。但更糟糕的是,竞争对手并没有暂缓脚步,5月份,特斯拉两度官宣调价,这样的“降维式”打法,也将给国内造车新势力带来更大冲击。

■ 国产Model 3官宣降价 特斯拉开启“降维”打法

特斯拉在5月份再度调价,让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处境更加艰难。

5月1日,特斯拉中国宣布,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版的补贴前起售价从32.38万元降低至29.18万元,加上现有的2.025万元补贴,该车的实际起售价为27.155万元。

虽然特斯拉降价的速度引起老车主的众怒,但特斯拉目前并未表态将给予任何赔偿政策。特斯拉中国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在社交媒体表态:“特斯拉采取直销模式,一切信息均在官网上体现,一旦价格出现变化,消费者也可以直观地看到,这种价格体系更为透明,也的确会引来更多人对调价的关注。”

不过,在北京地区,特斯拉的门店也不愁流量,“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目前店内客流量已经回到同期水平,Model 3是热销车型,这次官宣调价之后,咨询的消费者明显增多”,店内销售告诉记者。

这样的降价举措,显然是针对中国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

4月23日,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显示,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实施期限将延长至2022年底,但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而对于30万元以上的车型,如果支持换电,也将不受价格限制,同样享受补贴。

针对这项新政,多家车企也在随后跟进。理想ONE补贴后的官方指导价为32.8万元,由于补贴前价格超过30万元,并不在新政的享受补贴范围内。对此,理想汽车CEO李想表示:“理想汽车的准消费者不用担心,补贴下降的部分我们自己承担,用户到手价不变。”

蔚来旗下的ES6和ES8两款车型的起售价也在30万元以上,不过蔚来快速推出了解决方案:在2020年5月31日前提车的用户仍可按照2019年国家补贴标准享受补贴。

而5月14日,特斯拉官方也再度宣布,7月22日过渡期后,国产Model 3长续航后驱版车型售价不变,将保持现阶段补贴后的34.405万元。

在业界人士看来,特斯拉还有下调价格的空间。兴业证券分析指出,以当前27.2万元售价测算,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版年销量为16.5万辆左右,无法匹配特斯拉上海工厂一期20万辆/年的产能。“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继续价格调整势在必行,每一次降价都将伴随着市场空间的扩容,以命中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 又一家新势力“濒危” 第二梯队企业逐渐边缘化

还没来得及和特斯拉正面对抗,一些造车新势力已经“折”在了交付环节。

近日,有相关媒体曝出,天际汽车出现资金链紧张问题,已拖欠合作方费用逾3000万元。不仅是欠款,4月底,天际汽车也传出裁员消息。

梳理天际汽车发展脉络可以发现,2019年4月,天际汽车首款产品天际ME7正式上市,但直到今天,这款新车仍未实现交付。天际汽车方面表示,受到疫情影响,绍兴天际汽车匠心智造基地还不能正常运转。

天际汽车,仅是第二梯队企业的一个缩影。

今年2月,一份题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关于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文件,将博郡汽车的经营困境放到了台面上。这家已经成立三年多的车企,实际上还没有走到新车交付这一环:2019年上海车展期间,博郡推出了跨界轿跑SUV iV6,该车此前已经接受预订,原计划在今年第一季度交付,但至今仍未出现交付信息。

其实早在去年,造车新势力便频繁被爆出资金链断裂、欠薪裁员等问题。2019年,长江汽车、国金汽车等近十家造车新势力被爆出欠薪现象。进入2020年,量产、交付,依旧是很多造车新势力迈不过去的一道槛。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因资金受困,游侠汽车百亿工厂早已停摆,不久前公司还进行了大幅裁员,拖欠部分员工工资长达7个月。主打电动超跑的前途汽车,也因为首款车型K50销量过低,而引发资金链“断裂”,此前,多位前途汽车员工表示,公司无钱发放已拖欠数月的工资。

■ 大浪淘沙 造车新势力或仅剩三家车企

在业界人士看来,2020年将是造车新势力大浪淘沙的一年。

身处第一梯队的造车新势力企业,虽然挺过了“新车交付”这一关,销量考核,仍是难以逾越一座大山。

2019年,蔚来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占据了造车新势力的销量前三甲。不过,这三位均未完成既定的全年销量目标。

其中,蔚来2019年定下了4万辆的年销量目标,但全年实际销量仅为20565辆,完成年度任务的50%。威马汽车2019年卖出新车16876辆,与10万辆的全年目标相去甚远。小鹏虽保守的制定了3万辆的年销量目标,但16608辆的成绩也未能达标。

进入2020年。据理想汽车最新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4月29日,理想2020年4月累计交付新车超过2600辆,较今年3月1447辆的交付量增长近80%;自去年12月交付以来,理想已累计交付超过6500辆,月销量冲进了国内造车新势力前三甲。

看似美好的大幅增长,一方面与理想汽车基数低有关,另一方面,这和李想曾经设定的预期销量,相差甚远。2018年,李想曾公开宣布,理想汽车的销量目标到2020年卖出10万辆,到2025年卖出100万辆。显然,以目前的月均销量,达成年销10万辆的目标,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另外,在业内人士看来,造车新势力的销量表现,在一万辆以后才能真正展现实力,“前期的销量数据很可能是企业内部员工贡献的”。

残酷的市场,也让创业者们意识到,理想并不一定能打动消费者。4月底,理想汽车正式对理想ONE的定位进行了调整,将理想ONE定位为“豪华大型混动SUV”。

对此,CEO李想表示:理想ONE定位调整主要出于两个原因,首先是增程式电动车被工信部归类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另外从市场反馈来看,增程式产品也被多数消费者认为是混动,所以理想汽车决定不再提增程式电动车的概念,重新将理想ONE定位为插电式混合动力。

曾被调侃为“2019年最惨人物”的李斌,其主导的蔚来汽车,在4月份维持住了不错的销量表现。今年5月初,蔚来公布了2020年4月交付数据。2020年4月蔚来品牌整体交付量达3155台,同比增长180.7%,环比增长105.8%,连续两月实现交付数环比翻番。

在公告中,李斌表示:“今年4月,我们实现了自2019年6月以来蔚来ES6月度交付量的最高纪录,全新ES8的交付也进展顺利。这些是我们产能和交付能力恢复的结果。”

根据规划,蔚来将争取在今年年底的NIO Day发布全新一代的旗舰轿车。这台新车或将为蔚来ET7。

今年年初,美团创始人王兴曾预测,未来中国车企的格局中或将仅剩3家新势力企业。眼下,随着特斯拉强势入局,以及豪华品牌、合资品牌陆续进场,中国造车新势力正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文/洪晗琪 【编辑:田博群】

Copyright @ 2019 男人之家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12346678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联系QQ: 9490489 邮箱地址:9490489@qq.com